67 人死亡﹗他刚拿到诺奖﹐挑战就来了



因为反对派的一篇帖子﹐埃塞俄比亚近一周来爆发多场骚乱﹐已导致 67 人死亡﹐逾 200人受伤。月初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该国总理阿比 · 艾哈迈德 · 阿里(Abiy Ahmed Ali)﹐面临着执政以来 "最严重的政治挑战。"

几天内﹐骚乱演变成宗教和种族沖突﹐该国的东正教堂和清真寺分别遭到破坏﹐东正教方面声称有 52 名教徒在沖突中丧生。

沉默数日的阿比 10 月 26 日晚首度发声﹐呼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面对危机﹐并强调要将骚乱的幕后黑手绳之以法。

综合《纽约时报》﹑美联社等报道﹐始于 23 日的骚乱起因是反对派活动家贾瓦尔(JawarMohammed)的一篇帖子﹐他声称警察包围了他的住所并试图撤走自己的安保人员﹐而此举的目的在于解除其安全措施后﹐煽动暴民对他发起袭击。

尽管相关说法遭到官方否认﹐但作为在社交网站拥有 175万粉丝﹑拥有强大动员能力的媒体创始人﹐贾瓦尔的指控还是引发了大规模抗议﹐并演变为种族和宗教沖突。
 

67 人死亡﹗他刚拿到诺奖﹐挑战就来了

贾瓦尔脸书截图


奥罗米亚地区警察局长凯夫亚洛 · 特费拉(Kefyalew Tefera)26 日表示﹐暴力事件已导致 67 人死亡﹐其中有 19人是在与政府安全部队的沖突中死亡﹐其余的人则死于敌对组织之间爆发的零星战斗﹐包括总理和贾瓦尔两方的支持者。

埃塞俄比亚政府表示﹐在上周的暴力事件爆发后﹐他们已经向包括奥罗米亚在内七个地区的城镇部署了士兵﹐军方表示﹐他们将与地方安全部队合作维护地区稳定。

示威爆发之际﹐阿比正在俄罗斯索契出席非洲国家峰会﹐早前他一直没有对骚乱作出反应﹐因此广受批评。26日晚﹐阿比首度回应此事﹐他谴责这场暴力事件 " 企图引发种族和宗教危机 "。

阿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﹕" 如果埃塞俄比亚人不团结﹐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可能会更加严重。" 他说﹕"我们将不懈努力﹐实现公平正义﹐将肇事者绳之以法。"

在埃塞俄比亚﹐种族和宗教暴力仍是阿比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﹐贾瓦尔引发的骚乱似乎打开了 " 潘多拉魔盒"﹐宗教和种族沖突充斥着整场骚乱。
 

67 人死亡﹗他刚拿到诺奖﹐挑战就来了

埃塞俄比亚示威者 半岛电视台截图


法新社援引一名埃塞俄比亚教会发言人的话说﹐包括两名教会官员在内的 52名东正教徒在骚乱中被杀﹐不过这些数字尚无法核实。此外﹐有人权组织还声称﹐有三座东正教堂及一座清真寺成为袭击目标。

在埃塞俄比亚 1.05 亿人口中﹐约 45% 的民众信仰埃塞正教(埃塞俄比亚地区的东正教)﹑40%-45%的民众信仰伊斯兰教。

27 日的骚乱遇难者追悼会上﹐东正教神父马科斯表示﹐教会成员已经做好准备为保护信徒和财产而死﹐"如果他们带着弯刀来﹐我们就带着十字架去。"

另据路透社报道﹐目击者声称他们在骚乱中看到的大部分战斗都带有种族色彩﹐一些奥罗莫族青年对其他族裔发起攻击。

埃塞俄比亚全国约有 80 多个民族﹐奥罗莫族和阿姆哈拉族人数最多﹐分别佔 40% 和佔 30%。奥罗米亚警方称﹐此次示威的 "隐藏议程 " 就是把整场抗议活动变成种族和宗教沖突。

非洲媒体 "Africa news"指出﹐暴力事件凸显了阿比面临的两难处境﹐他必须在埃塞俄比亚以种族为基础的联邦体制中保持支持度﹐但又不能被外界认为偏袒某个群体。

阿比于 2018 年 4 月就任埃塞俄比亚总理﹐上任后他释放了数万名政治犯﹐并结束了和厄立特里亚长达数十年的沖突。2019 年 10月﹐阿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﹐表彰其 " 为实现和平与国际合作所作的努力﹐尤其是为了解决与邻国厄立特里亚的边界沖突所採取的主动行动"。
 

67 人死亡﹗他刚拿到诺奖﹐挑战就来了

阿比 · 艾哈迈德 · 阿里 图源﹕诺贝尔奖社交媒体账号


贾瓦尔与阿比同属埃塞国内最大民族奥罗莫族﹐值得注意的是﹐现年 33岁的贾瓦尔拥有美国国籍﹐去年﹐他在推翻阿比前任总理的反政府示威活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﹐但近来却对阿比的政策时有批评。

在骚乱发生后﹐他对媒体表示﹕" 大多数人认为转型偏离了轨道﹐我们正在倒退回一个威权体制。"贾瓦尔说他的支持者已经不再相信阿比的改革承诺。
 

67 人死亡﹗他刚拿到诺奖﹐挑战就来了

贾瓦尔(中) 图源﹕贾瓦尔脸书


此次骚乱爆发前﹐阿比就曾警告议会﹐有身份不明的媒体拥有者正在煽动种族骚乱。他还警告那些 " 没有埃塞俄比亚护照 " 的人﹐"如果你威胁到我们的和平与安全﹐我们将採取措施。"

分析人士称贾瓦尔可能会剑指埃塞俄比亚明年的大选。对此他也直言不讳地对法新社说﹐自己考虑明年大选时对阿比发起挑战。但如果阿比改弦更张﹐他也可以考虑支持阿比。

不过在美联社的採访中﹐阿比不愿透露自己是否会放弃美国国籍﹐重新成为埃塞俄比亚公民﹐从而投入明年 5 月的选举。

" 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﹐我要在政治讨论中发声 ……" 贾瓦尔说﹕"我还在找办法﹐也许是帮助反对派﹐也许是缩小反对派和执政党之间的差距﹐我还没有下定决心 "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